我被司机摸的都是水_被空调修理工干了一天

陈海加大手上的动作,同时把嫂子推倒,壮硕宽大的身体紧紧的贴在嫂子身上。 嫂子也忍不住了,双手紧紧的抱住陈海。 陈海激动极了,他迫不及待的要进入。 而就在这时候,院子外传来刘大牛的声音: “娘!你不要拦我,你是不是让我媳妇在里面和小海那傻小子乱来?” 王秀和陈海听到这话具是身体一震,内心的渴望顷刻间烟消云散,特别是王秀,身体抖了起来。 陈大牛他怎么回来了?而且还知道自己在和小海那个。要是被他抓到了,自己这辈子可就完了! 不光嫂子震惊,陈海也被吓得满脑子浆糊,陈大牛有多壮他是知道的,他要是被抓到,保不齐要被打的半死,而且嫂子的名声也彻底坏了。 这一刻,陈海也不再装傻,和嫂子对视了一眼,抓起自己的衣服,从后窗快速的翻出去。 嫂子看着动作如此敏捷的陈海,愣了一瞬,才明白过来,原来他真的是装的。 赶忙整理好自己身上的衣服,才穿上裤子,刘大牛就愤怒的踢门冲了进来。 刘大牛一进门来,只看见他老婆王秀慌慌张张,衣服还有点乱,可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。 他知道自己的弟弟是个傻子,根本藏不住,瞪着王秀大吼起来: “小海!你在哪?快出来!” 王秀见刘大牛愤怒的样子,又害怕又心虚,抱着刘大牛的胳膊:“小海不在我这里,你不要找了。” 看到这时,王秀目光瞥向后窗,发现陈海出去的窗户还有条缝,顿时心惊肉跳起来。 刘大牛一把把王秀推开,愤怒的盯着她: “等我找到小海一问,你这个娘们就完了!” 找了一圈,刘大牛没有看见陈海的身影,在王秀的房间里翻箱倒柜的找起来。 就连床底下都找过了,也没有看见陈海的影子。 就在这时刘大牛一瞥看见后窗户上的一条缝,喝笑一声:“臭娘们,原来你把小海藏在后面了!” 王秀房间后窗面向一个死胡同,除了她房间的门没有其他路。 此时刘大牛走向后门窗户,王秀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。 要是被他发现陈海在后面,自己的名声就彻底完了! 王秀这一刻后悔起来,刘大牛对自己那么好,为什么自己要答应婆婆做这种事? 大牛不能让自己怀孩子就继续治,自己怎么鬼迷心窍答应这种事了。 现在彻底完了!她和陈海肯定要被刘大牛打个半死。 刘大牛一推窗户,看见后面十几平米内的小院里竟然一个人影也没有,哪里有陈海的影子。 “大牛哥?你找我做什么?又有红烧鱼吃?”远处房间里传来了陈海迷迷糊糊的声音。 刘大牛一听,忙走到门外,只看见陈海打着哈欠一脸傻样的走过来。 “大牛哥问你一个问题,你可要老实回答,回答好了有鱼吃。” 看着陈海傻傻的样子,刘大牛觉得这样的一个傻子藏不住秘密,只要自己一问,就什么都知道了。 “嗯嗯。”陈海继续傻傻的点头。 此刻的陈海心脏狂跳,其实刚才之前他还在嫂子的院子里,他一听到刘大牛的声音,害怕翻过了院墙,绕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,此刻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走出来。 “小海,你说说今天你和嫂子都做了什么事?”刘大牛瞪着扶着门出来的王秀问着陈海。 嫂子此刻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,陈海应该是恢复了吧,他刚才跑的那么快。可她又担心陈海恢复的不彻底,万一说漏了嘴,就完了。 她此刻也盯着陈海,心脏捣鼓捣鼓的直跳。 “嗯……小海想想,今天嫂子给我煮了鱼吃,还帮我洗了澡,晚上也煮了鱼吃。” 平时刘大牛不在的时候,嫂子也会帮陈海清洗身体,这件事说出来并没有问题,而且陈海还要骗大娘,所以这件事必须要说出来。 刘大牛不愿相信就这些,他听大叔亲口说,大娘嫌弃他不能让王秀怀孕,就让小海和王秀珠胎暗结。 “小海,你再想想有没有其他的事情?”刘大牛继续诱导的问道。 陈海知道说道这里便打死也不能再多说半句了,径直的摇头:“没有了,吃完鱼我就睡觉觉了。” 看着陈海傻傻的眼睛,刘大牛这时候才意识到,自己错怪了王秀,他没有和小海那个。 回身就要抱住哭红了眼的王秀,请求王秀的原谅,王秀却躲过了身子,哭着跑回了屋子,不肯原谅他。 到了这里陈海才在心里彻底的缓了一口气,总算是逃过一劫。 要不是自己身体好,三米多的墙直接翻了,今天的事不会就这么完。 晚上。 陈海在自己房间里睡觉,大娘敲了敲门走进来坐到了床边。 “小海,你跟大娘说说,今天下午你和你嫂子发生了什么?你怎么会回到自己房的?” 陈海早就等着他大娘过来问话,痴痴傻傻的坐起来笑道: “我吃完鱼就回去了,嫂子没和我玩游戏。” 大娘听了陈海的话很失望,看来这一次王秀没有成功,现在刘大牛也知道了这事,大牛不在家的时候让王秀怀孕更不行。 大娘叹了一口气从房间退出去。 陈海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,嫂子身影不断浮现在眼前,他握了握自己的手,上面依然停留着嫂子的温存,要不是刘大牛关键时候出现,他已经得手了。 越想,陈海就越睡不着。 趁着晚上看不见,陈海又偷偷趴在了嫂子的房间门上。 此时房间里,刘大牛躺在长板登上扯着呼噜,而床上的嫂子则在翻着身子。 王秀和刘大牛吵了一架,没让他上床睡觉。 嫂子此刻在床上很难受,陈海抚摸她身体的感觉依然若隐若现,她脑海里浮想着陈海那宽阔的背脊。 虽然她已经决定不能再对不起刘大牛,可这个时候她脑海里慢慢都是陈海的声音。 陈海这两天给她的刺激远不是刘大牛能给的,她的心里不想再想陈海,可身体却很有反应。 窗户外的陈海看见嫂子在床上,不一会儿丢出了一张手纸。 看到这幅场景,陈海乐开了花,嫂子已经对他有感情了,到他手上是迟早的事。 第二天的下午,刘大牛又去了城里打工,家里又只剩下陈海和嫂子两人。 陈海嘿嘿一笑,背着手向正在洗衣服的嫂子走了过去。 太阳顶的的老高,打在嫂子白嫩的肩膀上。 此时在院子里搓衣服的嫂子打扮上竟然比平时更加随意了不少。 陈海远远看去,又将他心里的火焰烧了起来。 现在刘大牛去了城里,大娘也不在这里。 怎么看嫂子都是在砧板上的美味,等着陈海去品味。 陈海来到嫂子的身后,趁她不注意搂着嫂子的脖子,傻傻的叫起来:“嫂嫂,我那里痛了,我要吃好吃的。” 这一瞬间的触摸让陈海非常满足,只是碰一下,陈海就不想再拿下来。 嫂子本来在搓衣服,被陈海宽大的臂膀一抱,愣在了那里,唰一下脸就红了起来。 嫂子企图挣脱陈海的臂膀,转过身盯着陈海的眼睛道:“不要再装了,我知道小海你已经恢复了。” 回忆起昨晚的事,王秀有百分百的把握肯定陈海恢复了,不再是以前痴痴傻傻的那个陈海了。 然而陈海就是打死都不承认自己恢复,任凭嫂子再怎么肯定,他只要不承认就还是个傻子。 而他还是个傻子,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占嫂子便宜,久而久之他就不信嫂子不就范。 “什么是恢复了?我要吃好吃的,好痛痛。”陈海继续装傻。 听到这回答,嫂子知道陈海心里打的什么算盘,彻底的站起身,推开陈海退了一步说道: “小海你既然已经恢复了,我们以后就不能这么随意了,我是刘大牛的媳妇,刘大牛是你大哥,你不能对不起你大哥。” 陈海在心里撇撇嘴,要不是因为嫂子你实在太美了,我会对不起大哥吗? 他看准时机,几步一跨到了嫂子身边,从后面搂住了嫂子。 这一次陈海抱着嫂子的力度更大,把她紧紧的按在自己坚实的胸膛之上。 嫂子本来极其抗拒,可陈海的胸膛实在太温暖太结实,而且他身上充满了阳刚之气,只是这么一靠,嫂子的身体竟不自禁的滚烫起来。 她极力挣扎,一双酥手要剥开陈海的臂膀:“不行!小海我们不能对不起你大牛哥,不行!” 面对嫂子的激烈反抗,陈海并不在意,因为嫂子嘴上说着不行,可身体上却诚实很多,很明显自己一个简简单单的拥抱,就已经激发起了嫂子身体里潜藏的渴望。 不顾嫂子的反抗,陈海一只手在前面牢牢的锁住嫂子,另外一只手贴在了嫂子的腰上。 嫂子身体再是一震,嘴上反抗的不行,可嫂子身体的动作却慢了下来。 陈海知道时机来了,在嫂子耳边轻轻的呼着热气: “嫂嫂,外面天热,我们去里面。” 嫂子一听陈海这句话,羞红了脸,她没有点头同意,可也没有拒绝。 看着嫂子这样子,陈海胆子更大起来,抱着嫂子就进到了房间里面。 进房间的时候嫂子特意用脚后跟关上了门,看见这个细节的陈海兴奋之极,他感觉马上梦寐以求的事就要实现了。 陈海一只手在嫂子上面探索,而另外一只手在嫂子的腰肢上游走。 而在陈海的安慰下,嫂子嘴里的抗拒也渐渐消失,她闭着眼睛,很享受贴在自己身上那一双大手的抚慰。 见到嫂子很享受,陈海乘胜追击,他越来越大胆起来,慢慢的拨开了嫂子的裤子。 那里的风景陈海虽不是第一次看见,可每一次看见他内心的火焰都会被疯狂点燃。 陈海视线下移,盯着那里不断地吞咽口水,焦灼的内心催促着他赶快进行下一步。 陈海的手再次下滑。 嫂子的身体猛地一震颤抖,发出浓重的呼吸声,她转过身来,紧紧的抱着陈海。 嫂子的动作同样点起了陈海心中的火焰,他彻底放开了胆子。 两个人紧紧的贴在一起,直到某一刻,嫂嫂身体一阵抖动,她的身体停止了躁动。 嫂子结束了,可陈海才刚刚开始,他焦急的要抱起嫂子把她放在床上,可这时候嫂子却嘴角一抹勾笑,推开了陈海跑了出去。 “你把门口的篮子送到沈姐家去。” 门外传来嫂子幽幽的声音。 而在房间里的陈海则还没有反应过来,此刻的他浑身难受,可偏偏嫂子跑了。 他只能跑到厕所冲了个凉水澡,嘴里念念的骂道:“这是卸磨杀驴啊!” 洗完澡,拿起篮子,陈海扫了一眼,没在院子里看见嫂子,就向外面走去。 很快他就来到一户门家前。 “沈姐姐,嫂子让我把东西送过来了。” 此时从门里走出来一位身材高挑,肤白貌美的女人来。这女人大长腿、腰很细。 才一出来就把陈海的眼睛吸了过去。 “小海啊,你嫂子每次都让你送东西给我,怪不好意思的。” 回话的女人正是陈海口中的沈姐。 这个沈姐和他们家关系很好,只不过在陈海的记忆里这是一个苦命的女人。 沈姐本名沈敏,从外村嫁给了村里的大刚,本来幸幸福福过日子,也怀了大刚的孩子,可结果那天大刚骑三轮车带她上山,一个不慎遇到了滑坡,大刚被砸死了,沈姐虽然逃过了一劫,可肚子里的孩子也没了。 就这样沈姐成了寡妇。 她一个弱女人家没什么经济来源,陈海嫂子就经常接济她。 不过这并不是无偿的善意,陈海知道之所以每次他嫂子都让自己过来送东西,是有她的目的的。

声明: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,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—www.808xacd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