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软卧铺车上摸两乳_想让男朋友穿自己的小裙子床上看月光

十年前的一个阳光纷扬的午后,还在上小学的我,看到了邻居美姨的身体。

当然,你们不能因此就判定我从小就是个流氓,因为那完全是场误会。

那天家里来了亲戚,正在厨房里大展厨艺的老妈,在一道菜下锅后才猛然发现没有醋了,因此我奉了我老妈的指令,去邻居家借点醋来救急。

我拿着小碗去到了邻居家门口,准备敲门的时候,却发现门是开着的,所以我就走了进去,进去以后,怎么找也没有人,直到我轻轻的推开了一间卧室。

让我震惊的一幕出现在了我的眼前。

那是一间阳光充裕的卧室,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户洒的满地都是,床上躺着一个女人。

这女人就是美姨,尽管她只比我大十岁,但不知道为什么,从小我就称呼她美姨。

而在她对面,她那个学美术的男朋友,正在画家前用铅笔在画素描。

当时的情况,与其说是看呆了,不如说是吓呆了。因为平时他们俩人很好,男才女貌,彬彬有礼,不光邻居们喜欢他们,连小区里的孩子都很喜欢他们。

可他们竟然做这样的事情,完全颠覆了他们在我内心的形象!

他们俩也呆住了,六目相对,时间仿佛静止了。

直到我手里的碗掉在了地上,碎了一地,他们才回过神来。

我转身而逃,忘记了我妈正在家里着急的等我的醋,也忘记了给他们关上门,冲出小区,我几个女同学在外面跳皮筋,他们喊我的名字,但我根本就没有听见,只是没命的跑……

后来的事,我记得就没那么清楚了,老妈因为我的醋迟迟没有出现,而耽误了她原本打算在亲戚面前露一手的计划,因此狠狠揍了我一顿。

但被揍的疼痛,我早已忘记。

后来,不知道什么时候,她似乎消失了,并不是搬家,因为她的妈妈还在那里住着,可我却再没有见过她。

我万万没有想到,时隔十年,我和美姨竟会再次相见,而且还是在那种情形下。

那天,我被张三和马宁他们几个人叫去喝酒,在承德路的一家叫做2的一家新开的夜店。

毕业以后,我已经很少来这种地方了,因为太吵。

不过新开的夜店,准备了许多节目,还请到了几个三线的嘻哈明星,一时间热闹无比。

我对这种音乐并不感冒,而张三他们都带了对象,只有我的单身,所以十分无聊。

直到俄罗斯模特团的出现,才让我打起了精神,在动感的镭射灯光下,一个个俄罗斯大长腿踩着音乐,走了出来,并带来了劲爆的。

我就坐在一个分舞台前,那个俄罗斯姑娘就在我眼皮子底下跳,她那夸张的身材,的舞姿,以及充满活力电臀,都让我无比兴奋,目不暇接。

后来张三他们起哄,直接把我给推到了台上,那模特并不排斥,我便鼓起勇气和她瞎跳了一会儿贴面舞,俄罗斯姑娘身上的活力和汗水,让我感到心潮澎湃!

我们一直玩到深夜,这才出来。

由于我们都喝了酒,因此只能找代驾来开车。

我们打了电话后,就在外面一面抽烟,一面吹牛等代驾到来。

就在这时候,忽然我们听到了一声女人的尖叫,回头去看,发现是隔壁的酒吧门口,一个男人正在往回拉一个女人。

那女人是一个貌美的女人,穿着一条的晚礼服裙子,露背的那种,十分魅惑,被那男人一拉扯,肩带就掉了下来,春色乍泄,她明显喝醉了,身上毫无力气,但用意识在反抗,声嘶力竭。

张三是,这种情况,他当然不会视而不见,而且我们人多,便一起走了过去。

那男人十分壮实,平头,穿一背心儿,胳膊上爬满了青黑的纹身,一回头能吓人一跳的那种。

对于我们几个的劝阻,他自然不屑一顾,站起身来就要和我们动手。

张三毕竟是练过的,再加上我们人多,三两下就给打趴在地上了。

他明显不服,还想进去叫人,但当张三亮出他的身份的时候,那家伙老实了,灰溜溜的跑了进去。

当我将那女人扶起来询问她是否有事的时候,忽然怔住了,愣在了那里。

因为这女人不是别人,竟是美姨!

声明: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,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—www.808xacd.com